当前位置:电子课本网 > 古诗大全 > 写景的古诗 > 

早梅芳·海霞红

《早梅芳·海霞红》

宋代·柳永

海霞红,山烟翠。故都风景繁华地。谯门画戟,下临万井,金碧楼台相倚。芰荷浦溆,杨柳汀洲,映虹桥倒影,兰舟飞棹,游人聚散,一片湖光里。
汉元侯,自从破虏征蛮,峻陟枢庭贵。筹帷厌久,盛年昼锦,归来吾乡我里。铃斋少讼,宴馆多欢,未周星,便恐皇家,图任勋贤,又作登庸计。


译文及注释
译文
红红的早霞映照西湖,翠绿的峦云雾缭绕。杭州乃景秀丽繁华之地。谯楼城门的左右画戟林立,下临辽阔而整饬有序的街市,金黄和碧绿色的楼台一座挨着一座。边荷叶菱角,汀洲杨柳飘絮,水面上倒映着拱桥的身影,小舟飞快地前行,游人聚集在一片湖光山色里。
孙沔犹如当年首功封侯的三国魏将张既,自从破虏征蛮,很快被进用至显贵的枢密院。厌恶久在军中,壮年衣绣昼行,回到故乡知杭州太守。身居铃斋清静悠闲,不必再操劳国事,游冶之所多欢乐,未到一年,便唯恐朝廷又要启用有功劳的贤能之士,又征召自己去朝廷做官啊!
注释
早梅芳:词牌名。《粹编》收录此词,在词牌下有题“上孙资政”。资政,全称为资政殿大学士,是宋代为功勋重臣所设置的闲职官名,此种闲职多授予那些被褫夺实权的罢职宰相或其他重臣。
⑵故都:指杭州。五代时吴越王钱镠建都于此。
⑶谯门:古时建在城门上用以了望的楼。
⑷芰荷:出水的菱与荷。
⑸杨柳汀洲:汀和洲均指水中的陆地;杨柳汀洲系指长满了杨柳树的汀洲。
⑹虹桥:状若霓虹的拱桥。
⑺兰舟飞棹(zhào):兰舟,指船,是船之美称;棹为船桨的别名,飞棹,是指飞快地划动船桨,喻船行甚速。
⑻元侯:诸侯之长。《左传》:“天子所以享元侯也。”此颂扬地方官地位显赫。
⑼峻陟:威严地登上。枢庭、犹枢府,政权的中枢,宋代多用以指枢密院。
⑽筹帷厌久:筹,筹划;帷,帷幄,行军作战的帐篷。筹帷,是指对战略战术的谋划,也不仅仅是指对
战争的谋划,包括对治理国家的谋划。厌久,久而生厌之意。
⑾昼锦:白天穿锦绣服装,以示炫赫。
⑿铃斋少讼:即铃阁,将帅或州郡长官办事的地方。少讼,本意为很少有官司公案需要处理,这里则指退居田园就不必再为国家之事操心费力了。
⒀周星:岁星。岁星十二年在天空循环一周。
⒁图任勋贤:计划任用功臣贤人。
⒂登庸:举用。
创作背景
  此词是柳永游杭州所作,从词的内容,属于投献词。据薛瑞生《乐章集校注》考证,这首词是柳永投献给杭州知府孙沔的。孙沔因战功以枢密直学士、给事中知杭州, 不久又迁为枢密院副使,与词中所写人事相合。
赏析
  词作上阕写景,景是杭州之景;下阕写人,人是镇杭是官,上下合璧,地灵人杰。
  上阕写杭州之景。开头先从大处落笔,以自然界中的烟霞来渲染气氛:大海映着如火的红霞,远山笼着青色的烟雾。境界阔大,设色艳丽。接下来“故都风景繁华地”一句既点出所写之地——杭州,又是一句总的概括,将“繁华”的杭州置于“海红霞,山烟翠”的大背景中,使人觉得杭州就像镶嵌在这幅美丽画面上的一颗璀璨的明珠。接下来数句,是对杭州城美丽、繁华的具体描绘。映入读者眼帘的首先是宏伟壮观的城门,城门上望楼高高耸立,画戟尽显威仪。然后词人再以城门为立足点自上而下分写了杭州城内、城外的景色。写城内,主要描绘静态的人文景观。“万井”、“金碧楼台相倚”,只用八个字就写出了杭州城内人烟繁阜,市容严整,建筑华美。写城外,物境人事共同构成画面,动静结合,一气呵成。至此,故都的山光水色,已呈现在眼前。
  词的下阕,转笔颂扬镇杭之官的事功人品。下片五十二字, 仅三处用韵,从内容上看,恰可分为三个层次:一为征战立功, 二为衣锦还乡,三为政绩卓著,并预祝升迁。写得舒徐有致, 雍容闲雅。
  此词作为一首投献词,有“贡谀”的成分,但词中所展现的杭州的社会生活图景、自然风光的确是北宋前期“承平气象”的真实写照。再者,从“贡谀”的角度说,上片只是作为背景与陪衬;但若从反映都市生活的角度说,上片正是此词的精华。写景的视角由远及近,自上而下,笔触亦随之由阔大旷远至精细俊美, 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相谐相映,确是柳永词中极具审美价值的雅词。

宋代柳永柳永(liǔ yǒnɡ)
  柳永,(约987年—约1053年)北宋著名词人,婉约派创始人物。汉族,崇安(今福建武夷)人,原名三变,字景庄,后改名永,字耆卿,排行第七,又称柳七。宋仁宗朝进士,官至屯田员外郎,故世称柳屯田。他自称“奉旨填词柳三变”,以毕生精力作词,并以“白衣卿相”自诩。其词多描绘城市光和歌妓生活,尤长于抒写羁旅行役之情,创作慢词独多。铺叙刻画,情景交融,语言通俗,音律谐婉,在当时流传极其广泛,人称“凡有井饮处,皆能歌柳词”,婉约派最具代表性的人物之一,对宋词的发展有重大影响,代表作 《霖铃》《八声甘州》。